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PG电子网站

公司资讯

行业动态

常见问题

高温炙烤欧洲多国敲响气候变化警钟

发布日期:2022-08-10 06:36:42浏览次数:6

  高温炙烤欧洲多国敲响气候变化警钟随着北半球逐渐临近一年中最热的时节,叠加今年气温异常升高影响,多个欧洲国家正经历高温“烤”验。酷暑高温给民众生活工作、森林防火、农业生产和能源需求等带来极大挑战。世界气象组织7月19日预测称,当前正席卷欧洲的热浪将持续多日,而高温等气候变化的负面影响将至少持续至本世纪60年代。

  不少专家指出,史无前例的气候变化冲击正在威胁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值此之际,一些西方发达国家却试图逃避应负的责任,口惠而实不至、回避责任的做法拖累了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脚步,有违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达成的共识。为此,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发出警告,面对气候变化这一共同的威胁,各国必须果断采取一致行动,为人类共同的未来承担责任。

  近来,包括英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德国在内的欧洲多国遭遇罕见高温天气,局部地区最高气温达45摄氏度,刷新有气象记录以来6月同期纪录。

  据报道,7月19日中午时分,英国伦敦地区希斯罗机场的温度计指向40.2摄氏度,打破3年前的最高气温纪录。英国气象局警告说,英国多地气温仍在攀升。英国政府当日已发布“国家紧急状态”警报。

  法国气象局数据显示,一股热空气7月11日开始进入法国,大部分地区最高气温升至30摄氏度以上。该机构上月中旬就发布天气预报称,法国西南部11个省发布高温红色警报。海滨城市比亚里茨当日下午气温飙升至42.9摄氏度,创当地2003年以来最高气温纪录。

  意大利也遭到热浪袭击,北部一些地区气温上月17日达到40摄氏度。北部城市布雷西亚以及中部城市佛罗伦萨和佩鲁贾当日宣布进入橙色级别的高温紧急状态;都灵宣布上月19日进入最高级别的红色高温紧急状态。

  此外,根据西班牙国家气象局数据,距离西班牙首都马德里约161公里的坎德莱达镇7月11日最高气温达43.3摄氏度,南部塞维利亚市最高气温达42.4摄氏度,西南部巴达霍斯市和梅里达市最高气温为42摄氏度。

  事实上,从欧洲到北美,整个北半球今夏都已遭异常高温天气袭击。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第六次评估报告称,最近50年全球变暖正以过去2000年以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生,气候系统不稳定加剧。

  英国东英吉利大学气候变化学教授科琳娜·勒凯雷说,英国出现创纪录高温非常不寻常,但并不令人惊讶。她指出,气候变化导致全球极端高温天气增多,而英国“绝对没有为这种极端温度做好准备”,气候变化的速度比人类社会的适应性行动还要快。

  世界气象组织称,受气候变化影响,预计未来极端高温将出现得更频繁、更早、更强烈。

  欧洲多国经历的极端高温天气再一次敲响了气候变化危机的警钟。有专家表示,气候变化的影响非常广泛,不仅会出现极端温度和热浪,还会影响生态系统以及农业和粮食生产。

  在英国这个住宅内极少安装空调的国家,异常高温已经对生态系统、公众健康、交通运输、基础设施、学校教育等多个领域造成严重影响。伦敦消防局7月19日宣布启动“重大事件”警报。伦敦市长萨迪克·汗当天表示,伦敦的形势目前非常严峻,火灾数量“大幅增加”,其中,最为严重的是伦敦东部郊区温宁顿村发生的火灾。

  据报道,法国巴黎、里尔、马赛等多个城市近日空气质量等级为“差”,一些地区开始对机动车采取限速措施;巴黎市政府从上月18日起禁止污染排放水平标签为3至5类的机动车上路。高温还导致法国用电量激增,该国开始转向从邻国进口电力。

  意大利农民协会说,意大利北部约一半农业区的降水量只有去年同期的一半左右,农作物受到干旱威胁,损失估计为10亿欧元。都灵所在的皮埃蒙特大区主席阿尔贝托·奇里奥说,意大利最长的河流波河今年的水量比正常年份低72%,而这条河对农业灌溉至关重要。皮埃蒙特部分区域已经连续110天没有降雨,而去年冬天的降雪量也很少,这使形势更加严峻。

  此外,世卫组织环境、气候变化与健康司司长玛丽亚·内拉警告,热浪将给老人、儿童、孕妇等多个群体的健康带来严重影响。

  法国卫生和疾病预防部长布丽吉特·布吉尼翁表示,法国医院的工作量“显然已处于饱和状态”。卫生部门建议民众一天中最热时段减少外出、常饮水、避免体力劳动等。法国还设立了相关专项服务热线。

  英国气象局科学家尼科斯·克里斯蒂迪强调,气候变化带来的风险正在迅速增加。世界气象组织秘书长彼得里·塔拉斯7月19日在日内瓦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戴着一条象征气候变化的领带说,他希望热浪能够为各国政府敲响警钟。

  玛丽亚·内拉指出,气候变化正在对许多方面产生影响,好的解决办法是人类携起手来共同应对,比如采取措施力争实现零碳排放,并加快向清洁、可再生能源过渡。

  还有不少专家和国际组织领导人担忧,史无前例的气候变化冲击正在威胁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古特雷斯指出,气候变化正在对和平、繁荣和可持续发展目标构成严重威胁,并为此强调面对这一共同的威胁,各国必须果断采取一致行动。他还表示,落实可持续发展目标与限制全球气温上升和加强气候变化抗御能力的关键工作密切相关。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在采取行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加强气候变化立法,发展可再生能源项目,并为绿色科技和创新投资。

  不过,在家门口正遭受历史罕见的热浪侵袭、气候变化警钟被敲响之际,不少西方国家领导人却忙着四处求能源,对曾经作出的应对气候变化承诺缺乏关注甚至置之不理。

  为此,美国“政客”新闻网评价称,西方政客对气候变化失去警惕,他们试图向选民传递这样一种信息——飙升的电力、天然气或食品价格才是目前更为紧迫的问题。

  而且,西方国家作出的一些应对气候变化承诺言犹在耳,却口惠而实不至。在前不久结束的七国集团峰会、北约峰会上,西方国家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秀了一把雄心”。这些西方国家声称,支持在2022年底前建立全球“气候俱乐部”,以加速实施关于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德国总理朔尔茨还信誓旦旦地称,七国集团希望就应对气候变化为相对贫困国家提供专业知识和资金帮助。然而,在近日举行的波恩气候大会上,西方国家却又极力反对向遭受全球变暖破坏性影响的贫穷国家提供财政援助,甚至不愿将此项议题纳入今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的议程。

  为此,国际舆论称,发达国家应停止坐而论道,收起动辄指责他人的傲慢嘴脸,用具体行动承担应对气候变化的自身义务和责任。

  古特雷斯强调,在长达20多年的联合国气候谈判进程中,一些发达国家总是试图逃避应负的责任。它们甚至挑战“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向发展中国家转嫁减排责任,并迟迟不兑现为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技术和能力建设等支持的承诺。这种缺乏诚意、回避责任的做法拖累了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脚步,有违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达成的共识。

  古特雷斯18日还表示,国际社会在气候变化的合作已经被“削弱”。尽管一些西方领导人坚称,冲突和生活成本的上涨“不会影响他们实现崇高的环境目标”,但气候倡导人士越来越担心,在这方面西方主要经济体已经出现了领导力真空。

  面对已被敲响的气候变化警钟,没有一个国家能够置身事外。玛丽亚·内拉指出,最好的解决办法是人类携起手来,共同应对全球变暖。